互联网的好消息,互联网的坏消息

更新:2017-01-03    编辑:靖绿    来源:原创投稿    人气:加载中...    字号:|

本文来自公号“歪理邪说”,作者霍炬

互联网开始了下半场,是最近对比热的话题。Keso写了一篇相当不错的文章,我不觉得互联网到了下半场,但是的确有很多必须注意的坏消息,这些坏消息会对互联网的未来有巨大的影响。当然,好消息也还是有的。

先来看好消息。好消息是互联网用户数未来仍然会有很大增长空间,虽然可能增加起来难度比过去大。到2016年,全部国家100%人口都联网的只有一个国家,冰岛。其他发达国家,基本都在90%高低,而中国才刚刚超过50%,被觉得下一个增长点的印尼,仅有20%多一点。

互联网的好消息,互联网的坏消息

图1 互联网用户比例,来自 internetlivestats.com

对于创业者来说,这意味着还有时机找到足够多的人供给他们一种完全不同的使用,从而打破现在的巨头垄断。比如说,前几个月开始被众人所知的“快手”,它默默的开拓了一个主流视野之外的用户群,直到发展到了足够大才被广泛注意到。这样的时机仍然存在,尽管我们今天已经认为互联网垄断已经到了前所未有而高度。当然,就算平台级的创业项目难度变得非常大,仍然有很多“满足一部分人需求”的产品能活的不错,受益于远远超过10年前的联网用户数量,就算是这些小众产品,用户数量超过10年前的公众产品也不是不可能。互联网距离到达极限还有很远的距离,这算是个好消息。

但除此之外,就都是不太好的消息了。今天我们说起互联网的时候,必须清晰地认识到,它和我们在10年前以及20年前所讲的互联网,差别是相当大的。20年前我们觉得互联网是平等、廉价、全球性的根基设施,这种预期在未来应该会发生变更。现在我们正站在历史的分界线上。

首先是垄断。这是一个所有人都能体会到的问题,在中国你总是离不开BAT的产品,但就算BAT也不是平等的,其中最离不开的应该是腾讯。在中国之外,就是Facebook,以及它一系列收购来的产品,比如Instagram或者WhatsApp。这种垄断到了多夸张的境地,只要看一下手机的电量统计就知道了。商业化的互联网是一代又一代的大公司推动的,曾经是雅虎,后来是Google,再后来是Facebook。Google当然也是垄断者,但它是中立公道分发流量的垄断者,和Facebook不是一回事。从社交网络的时代开始,垄断者们则试图把流量留在自己的体系内。PC互联网的末期(2008年)这种情况还不算严重,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小屏幕上同时应用多个使用不符合用户系统,人们就越来越多的黏在某一个使用上,就像你现在通过微信看这篇文章

在这个时期,垄断者们开始试图用资原本扩充自己。上网年头多的人应该还记得过去腾讯经常因为模仿和山寨挨骂,今天它已经不太这么做了,变成了收购。回头看看,那个山寨和模仿的年代实际上比今天公道,新产品仍然可以自己独立发展下去。而今天,垄断+资本带来的威力是抉择性的。想想刚刚收场的打车软件大战就知道了,拿了腾讯投资的滴滴就是比别人竞争优势大的多。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美国,无论Instagram还是Whatsapp,被Facebook收购之后,意味着获得远远超过竞争对手的优势,同类产品基本逝世定了。当然,这个历程中也有少数例外,比如Telegram的兴起,这是极其特殊的特例,一方面是开创人Durov兄弟有足够的钱,另外一方面是他们的理念和特征,再加上打了隐私这张牌,从而让他们能够占领一定市场。尽管Telegram有诸多优势和偶然性,它实际占有的用户数量还是远远低于Facebook和Whatsapp。无论是中国还是中国之外,人们都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垄断状况,且没什么办法改变这种状态。

这并不是最坏的消息,更糟糕的是川普和共和党掌权之后,来之不易的“网络中立”原则必定会受到重挫。今天共和党人已经赌咒会在最短光阴内推翻这一原则。网络中立原则是美国各大互联网公司们多年奋斗,从联邦通讯委员会打到最高法院,最后在奥巴马的支持下才勉强获胜的战果,但这个后果很快就会消失了。

网络中立是什么?简单概括就是运营商不能拦阻、限速或者付费提高带宽优先级。这些原则保证了互联网本身成为根基设施,不会被接入商把持。如果没有这些原则,运营商可以抉择最终用户造访哪些网站更快,甚至哪些不能造访。这种感到有点接近中国的删贴和审核系统,只是看起来更加商业性。即,最终拦阻不拦阻,速度快不快可以花钱解决。但最终发展下去,对于新的或者小的互联网公司,它甚至比内容审核还不公道,因为审查系统对所有人都是公道的,红线是什么大家大致是能猜测到的,严峻一点或者放松一点也都可以自己掌握。运营商主导的网络把持更加难以捉摸,有可能是商业性的,也有可能是某些特殊情况。比如,华盛顿邮报惹了某位运营商股东不兴奋,他干脆把用户造访华邮网站的速度限制到5K。虽然他没有能力审核或者删贴,但通过速度的把持,最终是可以使对方的网站不可用用的。这是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早就熟知的感到,美国创业者未来应该也会体验到,甚至更诡异,更不可琢磨。在前面几年里面,支持网络中立原则的名人众多,其中大量是互联网的创建者,比如WWW的提出者Tim Berners-Lee,互联网根基架构的发明者,互联网之父Vint Cerf,以及苹果联合开创人Woz。反对一方也有名人,比如Peter Thiel,大家都知道他是川普的支持者,所以你可以想象未来的状况相当不妙。反对方的理由之一是“这么多年没有这个原则,互联网不也发展得好好的嘛”,就是,1590年才发明的显微镜,在此之前那么多年仁攀类也活得好好得嘛。

互联网的好消息,互联网的坏消息

图2,2015年1月,FCC宣布支持网络中立原则。很多公司给用户写信,用的就是“WE WON”这个词。然而这种胜利,我们仅仅赢得了2年光阴。

极端地说,我们可以把美国放弃网络中立原则部分等同于“美国版的GFW”来看待,至少它具有成为这样东西的潜力。美国运营商们应用的技巧也差不多,比如通过“深度包检测”用来探测和限制某些协议或者某些网站。美国网民大概也会学会中国用户千奇百怪的VPN和代理应用技能。

说到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2011年,美国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展的反对SOPA运动(《阻挠网络盗版法案》),那时候维基百科干脆把页面变成全黑,停止造访一天来提醒用户声援反对SOPA。这两件事是有一些相似的,都是看起来“目的单一”但一旦合法,后面的蜕变和发展就会越过把持,最终变得后患无穷,而它们的最终履行者,都是运营商们。SOPA同样是共和党参议员提出的,获得共和党大量支持,民主党以及加州各公司反对。最终,当时的总统奥巴马也站在了反对SOPA的行列,最终导致这个法案被撤回。科技公司和共和党的抵触是一直存在的,并不是只是这次总统选举。取得胜利的那天,有一条特别感人的评论标题是这样的:

“互联网杀逝世了它的入侵者。”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站点导航

您可能在找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