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挣扎了,在AI这个话题上,罗振宇与他的追随者,注定是外行

更新:2017-01-04    编辑:凡儿    来源:转载    人气:加载中...    字号:|

标签:话题  这个  罗振宇  注定  他的  挣扎  百度搜索

毫无悬念,罗振宇把跨年演讲上星在深圳卫视直播,直接推动这次演讲的轰动效应,效果远胜一年前的首次跨年演讲。

另人意料之外的是,深圳卫视凭借这个清汤寡水的节目力压一众声色犬马的跨年歌会拿下了收视率第一

这大概是罗振宇跨年演讲带来的最大认知收获:让那些平常不看电视的小中产们打开电视,比起让那些追星族们守住频道不转台,流量可是大太多了。

而此次跨年演讲带来的第二大认知收获是:无论你是看罗振宇还是看吴亦凡,最后看的都是vivo和OPPO。

5aad917.jpg

(网络流传的跨年收视率排名,真实性存疑)

人工智能毫无疑问成为了今年跨年演讲的热点,不禁令人猜测是不是今年春晚是不是也会把科大讯飞或者东方网力弄上去证明A股仍是一股清流。

在罗振宇与吴晓波的跨年演讲中,都重点提及了人工智能。

罗振宇给出了一个似科普又不似科普的“警告”——似乎是,人工智能来了,这是一只黑天鹅,在座各位创业成败资产动荡,都有一部分得怪到人工智能身上。

具体梳理起来,人工智能话题作为罗振宇此次演讲的“五只黑天鹅”之一,独占一章,却没有什么具体的逻辑。既不是“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的循序渐进,也不是“大前提-小前提-结论”的经典三段论。

非要用小学语文的段落整理法梳理,这一章的大意是:

你们对人工智能的理解错了,错在一二三四五;

人工智能是未来,你们根本想不到未来是什么样;

我这有本书,《未来简史》,逻辑思维首发,现在扫码下单就是全球最先导语中文版的人,跟着逻辑思维有书看。

——令人扶额。

整整一章演讲,最诚心的话大概是罗振宇在开头说的“作为一个文科生……不懂人工智能”。这一诚心随之在下一帧PPT被消解殆尽:

5864a54.jpg

“算法……我是搞不懂的,就过吧……硬件的进步,我也不知道……重点是大数据。”

随后,罗振宇提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理论:“人工智能,算法不首要,数据才首要!”

当然,这并不是罗振宇本章节最外行的话。

最外行的是下面这段,愿望罗振宇会对自己在公共场合如此表达感到到后悔:

“比如说,有一个很知名的女士,李飞飞。她原来是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一个实验室的主任。今年去了谷歌。她是为了钱去的吗?可能是吧。但是最首要的理由是,在实验室里,在钻研所里,已经没法再推进人工智能啦。为什么?就是我刚才讲的,人工智能是靠数据喂养出来的怪兽,,不去贴近最有数据的地方,一个学者将一事无成。”

035cc30.jpg

这段话基本解释了为什么罗振宇们在人工智能领域永远是外行。

人工智能是一个重度依附学术界,依靠根基钻研的突破才干在工业界引起生产力革命的新疆界。当下的几乎每一个人工智能从业者,原先就是学者;而在未来人工智能更加普及之后,尊重科学家会是最基本的行业礼仪与常识。

罗振宇并不尊重科学家。逻辑思维的大部分读者,亦如此。

事实上,逻辑思维就是通过不尊重社科学者而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在罗振宇所倡导的类似“知识的游牧者”、“翰林院”等等概念中,本色上是提倡在知识和科学领域,无需用功,自有捷径。

这是很容易得到“乌合之众”的响应的。逻辑思维的硬币两面是,一方面确凿让中低文化层次的商业经营者,开始关注理论学习和自我提升,关注技巧趋势;但另一方面也在标榜着投机思维,从“霸王餐”到“创业者不黑创业者”,莫不是如此。

在商言商,罗振宇的选择并没有什么瑕疵,迎合乌合之众的口味,赚不如自己聪明的人的钱。但在价值取向上,完全没有必要强调投机来巩固话语权。

一家科技媒体不尊重科技,是逝世路一条。那么一个号称“中国最好的知识服务商”不尊重知识,又如何呢?

罗振宇的商业逻辑与价值观抉择了,在AI这个高强度的智力密集型领域,注定是外行。而罗振宇的主流追随者亦是。

人工智能毫无疑问是计算科学塔尖的明珠,是无数天资出色的科学家勤奋攀登才窥其一二的极限挑战。在人工智能的无论科研还是商业使用上,确凿没有半点投机的时机。

如果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的领域,有一些技术与信息差教人去抄捷径,也许有可能。

人工智能是在荆棘荒原中的跋涉,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每一个进步,都是仁攀类第一次到达这个地方。

捷径思维,在这里可行吗?

在很近的未来,在无数科学家的努力与求索之下,人工智能会快速在各行各业开花结果,循序渐进地改变仁攀类的工作、职业习性、行为方式,甚至是思维方式。仁攀类因此更加强大,生活更加便捷,时机选择更加丰厚。

但要记得,这其中也许开始有了投机与捷径的时机,但铺路的砖石,是无数代真正在为改变这个世界而努力的人默默无闻地铺出来的。

罗振宇用“珊瑚虫”比喻创业者,说创业者用自己的身体和残骸堆砌出了升上海面的商业的珊瑚礁。

事实上,这个比喻对一大半创业者来说,可能过誉了。真正适合这个比喻的,恰恰是被罗振宇奚落的科学家们。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罗振宇抑或罗振宇的追随者,事实上对此他们并不在意。人工智能在这个注定是外行,注定要等到使用普及才会接入的群体里,只是今年的热点与谈资罢了。

这无伤大雅,但请尊重真正在改变世界的科学家们。

想象一下,假光阴倒退八十年罗振宇办跨年演讲,大约会用同样的语气是奚落维纳、申农等人……以及他会奔腾着讴歌爱迪生,说不定还会对图灵落井下石。

但无论是爱迪生还是尼古拉·特斯拉,无论是申农还是维纳,这些当年真正在改变世界的人,应该都不会去听当时的时代演讲吧。

68d201a.jpg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站点导航

您可能在找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