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对人工智能的判断,连正确的废话都算不上

更新:2017-01-04    编辑:一阵风    来源:原创投稿    人气:加载中...    字号:|

罗振宇对人工智能的判断,连正确的废话都算不上

图片来自逻辑思维官方微信

自称文科生的罗振宇在12月31号的跨年演讲中不能免俗地提及了人工智能,他“澄清了”三点市面上常见的关于人工智能的曲解: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仁攀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第三,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有人总结这些观点是“乍一听认为很有道理仔细一琢磨发现什么都没有说”,类似于只要连续2400个月每天喝一杯牛奶就可以活到200岁一样。

我们逐一看看罗振宇对人工智能到底都说了哪些判断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仁攀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机器和仁攀类的最大差别是什么是机器不会疲惫。你在打游戏的时候,他在学习,你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学习。这导致机器思维和仁攀类思维的一个重大差别。

人因为能力有限,思维方式是尽量简化。所以我们有那个首要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样可以更方便地理解和传递知识。但是机器的能力足够强,它不需要把世界简化了之后再去理解。人工智能其实是让世界恢复了原先的繁杂性。

于是,运用机器思维的亚马逊公司,它拥有3亿用户,就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大数据,运算出三亿个结果,给每个人展示一家独特的店。

在人工智能逻辑里,它不关切仁攀类对一件事情的定义,但是它可以输出你要的答案。只要有大量的数据,,它就能用跟人完全不同的思路,达到同样的结果。”

其实除了一些野生科学家和科幻喜欢者之外,严肃的人工智能钻研者、从业者基本上都不觉得“人工智能在复制仁攀类”,深度学习三驾马车之一的Yann LeCun就说过他最不喜爱的描述是人工智能“像大脑一样工作”,虽然深度学习从生命的生物机理中获得灵感,但它与大脑的实际工作原理区别非常非常巨大,如果将它与大脑进行类比,给它赋予了一些神奇的光环,会导致天花乱坠的鼓吹,这样的描述是很“危险”的。

虽然学界都知道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仁攀类,但不排除公众对人工智能还是抱着过高的期望,所以由网络红人罗振宇再强调一遍,虽然是正确废话,但也意义重大。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以前各个领域的人工智能,比如搞声音识别的和搞视觉识别的、搞自动驾驶的,是完全不同的行当。但是,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底层被打通了。各个使用处景中的人工智能,在算法上越来越像。真正最首要的战场转换到大数据上了。

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巧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

过去我们以为,人工智能这一波时机是大公司独享的时机。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些顶尖的算法工程师会出来创业,会进入新兴公司和新兴市场;那些计算能力,已经在通过云技巧变得人人可用;那些数据,原本就不是大公司的。

而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时机相当大:

首先,全世界43%的人工智能论文都是中国人写的;其次,我们每年能毕业上百万的工程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最首要的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像我们中国人一样乐于向互联网贡献数据,通过各种买买买、卖卖卖。

假设人工智能医生真的是靠大数据和海量的病例才喂养得出来,那么,未来最牛的人工智能医生还能出现在哪个国家呢?”

罗振宇说的是降低了“参与”门槛,肯定是没有错的,任何技巧的走向都是降低参与门槛,从前连操作计算机都需要专业知识,现在不识字的小孩都可以玩iPad,但参与门槛低了,竞争门槛就降低了?商鹊网的CTO魏永鹏觉得“门槛上下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视角来解读,说抬高也没错,说降低也没错,关键是,不是过了门槛就登堂入室了。还需要有一条通往神殿的路径。这条路径现在还是不清晰的。”

至于说中国有优势,罗振宇提的两个论据也是老生常谈,无非是人口优势,搞人工智能钻研的劳动力多,用户产生的数据多,但这就意味着“有优势”了吗?前百度IDL钻研院院长、现地平线开创人余凯在雷锋网的一次公开课中特意反驳了“中国优势论”:“最近大家在说中国 AI 的人才、技巧储备、钻研、创新都有优势,这个观点我不太认同。国内学生在已经讨论出解决办法的情况下去做拿竞赛、刷分,这方面我们很长于,但真正做出 AlpahGo 这样的创新,咱们还差些火候,而且国内也短缺孵化这种创新的土壤。今年深度学习原创性的根基钻研在大步向前发展,然而我几乎没看到哪些进步是国内产生的。”

魏永鹏说:“如果这里的中国优势是因为中国有更多的祭品可以用来供神(雷锋网按:指用户产生数据喂养人工智能),那其实没什么可高傲的。”说到底,如果我们的“优势”还是建立在人口数量上,建立在用户隐私保护形同虚设上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站点导航

您可能在找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