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新车发布:乐视危机可以解除了吗?

更新:2017-01-07    编辑:易柔    来源:geguai    人气:加载中...    字号:|

标签:发布  乐视  危机  除了  新车  可以解  百度搜索

2017年1月4日,乐视携手段拉第未来在CES大展上如期发布首款量产车型。贾跃亭不忘持续强化自己的“创业者”形象,,发布会尾声,贾跃亭站在台上,信誓旦旦。“一帆风顺的事业很难塑造伟大,我愿意将我生命的整个交给我的幻想,甚至是生命本身。” 他说。

2894289-ba9c4c9c48f23317.jpeg

乐视网2010年上市,人们普遍觉得贾跃亭已经很成功,他却说他看到了一个被BAT挡在身后的一个巨大的时机,这个时机叫做“生态互联网”,他不止一次地说:为了实现这个幻想,乐视始终处于资本极度缺乏状态,但他愿意把整个身家甚至生命都交给这个幻想,去追求1%的成功率。

贾跃亭勤于打造自己的创业家形象,中国绝大多数的创业者不具备经营管理经验,像贾跃亭这样的具有继续创业精神并拥有上市公司的企业家并不多见。

哈佛商学院创业钻研领域教父级教授霍华德·史蒂文森(Howard Stevenson)对创业的定义是,勇于超越现有资源的限制去实现对时机的追求。贾跃亭这些年的商业表现显然极其符合这个定义。

那么,此次FF新车发布之后,倘若接下来再发布一个成功融资的消息,乐视网是不是可以开盘上涨了?乐视危机是不是可以解除了?

新车发布与乐视关系有多大?

过去三年中,乘着双创、资本过剩、科技革命、传统企业互联网变革等四股浪潮,贾跃亭成为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赢家之一,他把“幻想”卖出了大价钱,全部乐视系获得了700至800亿的总融资额(《第一财经日报》统计),而自从2010年上市至2016年第三季度,乐视网合计实现的净利润也只有20亿左右(数据来源于乐视财务报表)。而且,全部乐视体系中,乐视网是利润中心,体系内的多数公司处于亏损状态。投资者投的就是“贾跃亭之梦”。

不幸的是,2016年11月6日成为潦攀乐视历史上的一个首要节点,这一天,贾跃亭以公开信的方式承认乐视财务吃紧,这场被称为乐视财务危机的事件至目前已经继续了两个月之久。乐视网(300104.SZ)自去年12月7日停盘之后仍然不敢开盘,因为通过此前数十次股权质押,贾跃亭家族的股权质押率已接近90%,如果开盘股价持续下跌,可能导致一连串质押平仓问题,这不但威胁贾跃亭对乐视的把持权,也很可能导致全部乐视系的崩溃。

细观贾跃亭在危机期间的主要动作,基本环抱着“电动汽车”这条主线,因为在他用金钱搭建的“乐视战略七子”中,只有电动汽车尚短缺较为成熟的价值标杆,只有电动汽车最有想象空间,也就是说只有电动汽车最可能成为乐视股价的强心剂。

问题是,现在更多的人关切的已经不是贾跃亭的所谓幻想了,大到机构,小到二级市场投资者,在过去的几年中,相当一批人受损、受困于“贾跃亭之梦”。

2013年是“贾跃亭之梦”爆发的起始年,当年乐视股价爆涨6.5倍,此前超级电视不被看好,但推出后令人惊艳,资本市场给予肯定,以2014年波折与酝酿,2015年,乐视股价从4月20日的82元开始,仅用了16个交易日就上涨至179元,此后一路下跌,目前只有35.8元,有报道称,贾跃亭在2015年高位减持股票110亿元。

理性的投资者开始自问:乐视危机真的可以由于有新的资金注入就解除了吗?倘如此,投资者更大的损失有可能还隐藏在后面。

如果投资者想避免更大的损失,单就此次FF发布会,必需追问如下问题:

— 既然贾跃亭只是FF的投资人之一,乐视与FF只是战略合作伙伴,那么FF发布新车到底会给乐视带来多大价值?

— FF的知识产权可以与乐视完全共享吗?

— FF的创新能力可以与乐视完全共享吗?

— FF能为全部乐视生态做出什么贡献?如何贡献?它与乐视网又将如何发生关系?

也就是说,贾跃亭需要就以上问题给予正面、具体的回应,以便投资者做出正确的判断。

足够了吗?不,汽车只是乐视业务架构的一部分,更为关键的追问是:此次乐视危机仅仅是手机供应商追讨逾期欠款而导致的财务危机吗?危机真正成因是什么?

看懂乐视模式为什么需要15年?

贾跃亭将乐视生态战略表述为:垂直整合的生态链+横向拓展的生态圈=全球共享的完整的生态系统,这个战略大约在2014年左右提出,一直让人似懂非懂。

拉姆.查兰觉得,一个好战略首先要具备清晰、具体、易沟通、可履行、所人有都能看得懂等五个特性。但贾跃亭却说,乐视模式一般人看不懂,看懂乐视模式需要15年,这是什么逻辑?要知道,战略是一个企业的灯塔,它向内部员工以及外部利益相关者定义自己是谁,要往哪个方向去,怎么可以让人看不懂呢?

乐视网二股东、鑫根资本开创合伙人曾强给出的理由是,乐视战略是一个高维度战略,今天摆在乐视和其他创业者面前都是三座大山(BAT),要么被三座大山并购了,要么跟这三座大山比烧钱,最终自己烧垮了。如果能迈过或绕过这三座大山,既是中国互联网强盛的表现,也是相当艰难的,必须要从更高的维度来建构新型的战略才有时机。

这个理由相当牵强,如果一个企业制定了一个让人看不懂的战略,除非这个CEO不想让人看懂。

为什么不想让人看懂?乐视的这个关键破绽很难瞒过那些身经百战或具有深刻洞察力的人。

2016年4月23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2016绿公司年会,贾跃亭演讲完毕。马云起身发问:“前几天有人跟我说,你在互联网深圳大会上说了BAT,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垄断了全部互联网创业的资源,使得大家没法混了。假如说我们现在换一下,你是BAT的一家,你该怎么做才好?”

“如何能够突破上一代时代企业的封锁,或者是大山,其实只需要一件事情,判断下一个时代到底是什么,而不是在它们的延长线上去做创新。能够站在更高的维度,能够站在下一个时代的维度去制定你的战略,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去走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其实有可能你就会引领下一个时代。”贾跃亭答道。

微顿,马云道:“贾跃亭刚才回答得挺好,我是这么看,推翻了三座大山,把地主斗逝世了,农民不一定富起来。”观众哄堂大笑。

马云这番话听起来像笑话,实际上在委婉地暗示贾跃亭要更多地关注为用户创造价值,这才是“富”起来的根本。

再举一例。2016年8月31日,知名管理学家陈春花教授到乐视调研,最后她稍加含蓄地说:“生态战略完全可以是一个描述性或者前瞻性的战略,但是要想实现这个战略,必须有切实的解决方案。”何谓“描述性或者前瞻性的战略”?陈教授似乎在暗示:你的所谓生态战略其实是一个愿景,并非战略,而这个愿景又短缺切实的解决方案。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站点导航

您可能在找这些